长流水

私人帐号

……lo因为网络异常没发出去的不应该自动备份么???????????

这所学校,这一年多的经历,让我终于能够越来越理解我爸。我知道他和我妈之间有隔阂,我不能理解也不愿意理解,因为我为妈妈鸣不平,因为他一直是对我严格要求的那个而妈妈则在纵容我。

想想,这一种和更主流上的家庭模式的错位可能是一切的原因。向每一个母亲更弱势的孩子一样,我不可避免地有向他反抗的因子存在——哪怕我之前接受了多少仁义礼智信的教育,而后来我升级化的、愣头青式傻兮兮的反叛是被网络(和部分书籍)上的一些思想引起的,诱因我想还是在这里。

我不喜欢父亲对母亲和她婆家的态度。但我却越来越能理解——不可否认,他要聪明,于是他会自命不凡,也更有资本去这么做。基本上每个人都会自命不凡,但如果那个人恰好比较...

昨天居然梦见C了,可能是因为有一阵子没联系了吧。她坐在优秀毕业生那里,看着挺远挺严肃的,在梦里一堆乱七八糟事情中我还是去搭话了,她还是那样

迪士尼u型管,我觉得我不合适。简直是对我的酷刑,做梦都能吓哭的那种

写幼儿园级别的论文多了后,再看我的读后感是真烂,仿佛把枯丝瓜看成海绵挤水一样,甚至我的垃圾文在这种痛苦滤镜下都带上了别样风情🙄

最近有些感觉

人总是怕事情带来的伤害的,这是自然的。但伤害也分许多。有的东西,拿了折辱名节、令人他人对你失望,这便是软性的伤害。这种软性的伤害我们会更不在意,更易越线,因为“事情哪会真的那么糟么”,认为自己小心蹭过点线、隐瞒工作做好了并不无碍;与之对应的也是会带来压力的、更大更切身的非虚伤害的,我们通常止步在这里。

我屈服了,我绑手机了。

如果我是男的我就去表白,追她,宠她,娶她
可惜。
但我也不会再有这种想法了
move on is rio

时隔这么久,我又想起了你。

虽有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”一句,但实现自是有条件的。

这本来就绝非易事,我又畏首畏尾,识不出良机,连放手都无法干脆。

所以求而不得的是我、难以忘怀的也是我、郁郁寡欢的还是我。

我是个恶毒的人,真想让你和我一起承受,可我不忍心。

人各有志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1 / 8

© 长流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